主页

农民育种专家舍亿元身家回乡当村官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新民村村委会主任吴坚有很多称呼。有人叫他“吴所长”,凭借着好学、坚韧与多年的科研积累,吴坚20多年前创办了种子研究所,拥有多项自主知识产权、在多省区建有良种繁育基地;有人叫他“吴老板”,他成立了丰禾种业公司,资产过亿元;然而村里人更愿意称他为“吴主任”,年过花甲的他甘愿分文不取,一心带着村民致富,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2014年6月5日,在去市里为村里跑项目时,意外的交通事故将他的生命定格在为村务奔波的路上。当时,他年仅61岁。

  2015年4月27日,在新民村刚建好的“三五”花园小区,看着刚刚装修完的93平方米宽敞的新房子,新民村村民吴启超和白春富两名青年准新郎,情不自禁怀念起他们的“吴叔”来。从去世到现在,一说起他的往事,双城区的人总是滔滔不绝

  吴坚在玉米地里做记录,对他来说,每一株玉米都是宝贝。图片来源:哈尔滨文明网

  1976年,回乡务农的吴坚在生产大队的科研室学习遗传育种,他对试验田里一株极不寻常的玉米秧苗产生了好奇。他把这株秧苗的生长特征、地处方位详细地记在了日记本上,并在秧苗附近插上了标记。从春到秋不间断地跟踪观察,他精心为秧苗除草、施肥、防治病虫害,像对待初生的婴儿一样照看着这株秧苗。

  当时,黑龙江省还没有第一积温带的主栽玉米优良品种,双城的农民每年都要花大价钱去吉林省购买吉字号玉米种子。吴坚暗下决心,一定要培育出属于适应黑龙江各生态区的主栽品种。

  1987年,吴坚在家搞起种子培育,成为当时新兴乡“不务正业”的庄稼人。买不起显微镜,他就自制一个特殊的木架把放大镜架起来用。没有试验台,他就在自家的窗台上架一块木板凑合着用。后来备受农民欢迎的玉米良种“丰禾10号”就是在这样的艰苦条件下开始培育的。

  1992年,科研领域开始向民营方面开放。吴坚成立了黑龙江省第一家民营育种科研所双城市丰禾玉米研究所,并将前景看好的几个品种分别命名为 “丰禾10”、“丰禾9”等丰禾系列。为了加快育种速度,他克服资金困难,在海南开辟繁育基地,一干就是七八个冬天。终于,丰禾10号玉米选育成功,但吴坚却累病住院了,“住院期间他惦记他的种子、研究,在病床上给我写了封信。我的病虽不重,但在脑部,时常发作,我真怕因此丧失记忆,我们共同奋斗近二十年才有了这样的成果,如果我有事,希望大哥把它完成。看了他写的信我当时就流泪了。”吴坚多年的老搭档冷洪贵说,“吴坚的性格和他的名字一样:刚强、倔强、不服输。只要他想干的事,不获成功他决不罢休。”

  吴坚正和公司里的年轻人讨论。丰禾种业共培养出60多人的高层次人才科研团队,传承着农业科技薪火。图片来源:哈尔滨文明网

  2000年2月20日,吴坚培育的“丰禾10号”顺利通过了审定,填补了黑龙江省无自育优良玉米新品种的空白。“丰禾10号”2003年又相继通过了吉林、内蒙古两省区的审定,成为这些省区唯一集高产、高抗病、高赖氨酸为一体的玉米新品种。在推广“丰禾10”的过程中还有一段插曲,在研究出新品种之后,吴坚完全可以将专利权卖出,或者引入外来投资者对他所在的丰禾玉米研究所重组,这样可以带来近千万的收益。然而经过再三考虑,他放弃了卖出专利权的做法,反而以更优惠的价格给农民出售种子。截止到2013年底,丰禾系列玉米品种累计推广面积达6000万亩,为农民省下了50多亿元买种子的钱。

  靠着这种信念和追求,吴坚和他的团队先后完成了国家、省和哈尔滨市的11个科研项目,其中有6个玉米新品种获国家新品种保护专利,“丰禾10号”获黑龙江省科技进步二等奖,“丰禾1号”获黑龙江省农业科技进步一等奖,吴坚本人先后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国家科技部星火科技先进科技工作者等称号。

  与此同时,他也逐步造就了旺销东北及内蒙古的龙江种业帝国丰禾种业公司(前身为双城市丰禾玉米研究所),一举成为名震一方的富翁,资产过亿。

  2008年,吴坚的人生轨迹被拉到了另一个陌生的起点上众人推举他参选村委会主任。吴坚的丰禾种业公司秘书杨丽丽的看法是:“他是想把整个村子带富。”30年前,村里发生过一次火灾,吴坚家一并被烧,他最为看重的育种材料却被乡亲们从火中抢救出来。吴坚对此一直念念不忘。

  2008年9月20日,吴坚以1800多票的绝对优势当选新兴镇新民村第八届村委会主任。

  “原来的新民村,村委会连个办公地点都没有,今天租这家房子对付几天,明天又不知搬到哪去了,窗户门被人砸碎是常事儿,村里一盘散沙。”在村里住了60多年的吕景春说。

  “以前这是一条土路,坑坑洼洼,下雨天只能穿靴子出门,家家门口垃圾大包堆小包,一到夏天那味儿啊。也没有路灯,黑灯瞎火的晚上早早就睡觉了。”村民吴会喜接着说。

  新兴镇镇长刘兴伟说,吴坚一直对村里的事特别上心,2005年,他自己出钱给乡里买了三台垃圾清运车和一台铲车。2006年秋天,又出钱给赵家屯屯内铺上砂石路,并安上路灯,高兴的村民放了一宿鞭炮,像过年三十儿一样。2007年,村里的汤奎山和金纯爽家的连脊房摊上火灾,吴坚帮助两家先解决吃住问题,后来又帮两户村民盖起了新房。

  吴坚喜欢为老百姓办事,村民们信任吴坚。“当时正值村上换届选举,我们大家伙想:别让吴坚背后出主意啦,就让他来当家领着大伙干吧。”与吴坚从小一起长大的村民李树臣说。

  一面是乡亲们极力推选,一面是家里快速成长的育种产业;一面是年收入相当可观的种业公司,一面是账面空空的村集体。

  面对这一切,吴坚不是没有犹豫过,但思索再三后,他向乡党委表示:只要村民们相信,我就试一把,三码必中三年任期内,咋也能把新民村整个“虎皮色”!

  上任后不久,吴坚和大伙儿商量要改造自来水,并同时修建下水管道。改造自来水,大伙儿都同意。但修建下水管道,有的班子成员认为花这钱没必要。

  吴坚说,咱新民村的新农村建设可不能停在“村”上,而要看到十年二十年的发展。城镇最基础工作首先就是下水道。今天咱们花100万能建成,推后五年十年的,就得花一千万甚至是几千万。这一年,新民村修了双城史上第一条村级下水道。整个工程一直到10月份竣工,他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几个月下来,整个人又黑又瘦,村里许多人都说:“看着都让人心疼。”

  “2010年村里换届,说实在的我们这些老百姓什么都不怕,但在这一年,我们害怕了,怕吴坚走,怕他不再干这个吃力不讨好的村主任了,当时我们十几个村民就找到他家了,有的叫哥们,有的称爷们,说:你吴坚还得当村主任,吴坚却笑着说,只要你们欢迎我,我愿意一辈子留在新民村。大伙悬在心里的一块石头这才落了地。”白玉新说。

  “开始我们以为他只是任个虚职帮村里办点事,没想到真干上了,等第二任的时候,我们全家人坚决反对,公司本来人手就不够用,而且他岁数大了,当儿女的想让他享点福。”二儿子吴芳勇说,“但是我爸性格倔,他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

  6年来,新民村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先后被评为省市新农村建设示范村和样板村。6年,吴坚把自己的工资全部用作村里的“救急金”,帮助那些招灾落难的困难家庭。

  熟悉吴坚的人都知道,他的口头禅是“责任”!新兴镇党委副书记吴太发说,吴坚没有名车、名表,不喝酒不抽烟,谁能想到,这就是一个资产超亿元的企业家,十来年的一件夹克衫和一双旧皮鞋是他的标准形象。他没吃过一顿豪华大餐,没走过一地异国风光,一家人生活都非常俭朴。但当国家、社会、群众有困难时,他总是积极主动地伸出援助之手,尽己所能扶危助困解难题。

  在连续三届哈尔滨市人大代表的近十余年间,群众来信来访他件件倾力协调,还帮农民工讨薪70多万元。吉林农户买到假玉米种子,他跨省为该屯上百户村民追回损失;在三亚机场,两位老人因航空售票错误无法登机,他找机场高层交涉;在车站等车遇到贫困母女,他代交学费,还把人家16亩田全种上

  2002年起至今,他的公司每年都要把价值20余万元的优良玉米种子,无偿送给农村老军人、老模范、老干部、老党员和贫困户。

  汶川地震,他第一时间召开领导班子和公司员工大会,带头积极捐款。玉树地震时正是公司备春耕生产大忙季节,他立即停下手中工作,组织捐款,他和团队捐助钱物累计资金超百万元。他常年资助贫困学生,帮助近百名贫困失学儿童重新走进校园、40多名学生完成高中学业、30多名贫困家庭学子圆了大学梦,而这一切他都是以公司党组织名义进行捐助。

  “虽然我爸身为企业董事长,但他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家,要不然我家的资产会比现在翻十番。当时丰禾10号在种子市场上非常火爆,很多人拿着现金抢购,电话都打爆了,公司有人提议把种子价格提高,但他却说不能给农民增加太大负担。”“不仅自己不提高价格,他还对种子商提出限价销售,如果知道哪个种子商牟取暴利就不卖给他种子。”大儿子吴芳义对记者说。

  “以前我们对他做的很多事情都不太理解,但后来我整理他的日记时理解了,他就是想为老百姓做点事。新民村寄托父亲一生的情感,我们虽然无法达到父亲的精神境界,但今后村里有困难,我们该帮还要帮。”吴坚的两个儿子坚定地表达了他们对父亲的怀念。

  生前,吴坚曾概括自己一生只做三件事干好事业、做好人、培养后代成才。令他欣慰的是,三件事他都做到了。

  吴家兄弟把父亲安葬在新兴镇内的乾坤园,他们选择了一处高地,从那里眺望,远方就是吴坚为之奋斗终生的新民村。

  (本网根据《吴坚:育种专家回乡当村官为黑土地留下“良种”》《哈尔滨双城区新民村村委会主任吴坚:一生只做三件事》等稿件综合而成,感谢哈尔滨文明网提供素材)

  吴坚走了,有人说,从此,村里的大梁垮了。然而“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新民村的村民耳濡目染他的勤劳与踏实奔小康,干部以前任的敢于担当、无私奉献为己任为民服务。我们有理由相信,村里的大梁不会垮,因为敢为人先,艰苦奋斗的精神已经在更多人身上重生。